Leptin

头像by evol,寒假之前不更新抱歉

【焰钢】Desert(7)

前篇请不要带着脑子看,本人正在努力强行完结它

     对于爱德华·艾尔利克唐突的表白,马斯坦却始终无法回应。两人都在之后表现出和谐的沉默:爱德华的研究到达了关键时期,这使他变得繁忙起来。而罗伊由于高烧不退,只好在家中静养,与此同时着手组织着最后的反战游行。

    他需要一次高/潮,在匿名公开“贤者之石”计划后对布拉德雷的最后一击。《沙漠报》上开始频繁地出现罗伊·马斯坦的姓名,这个向弱小着施以援手的律师、为反战而奔波的慈善家正逐步被人熟知,并且以此为据点,占据了其他报纸的边边角角。除了他的挚友,没有人知道“焰”就是罗伊·马斯坦——那个显然触犯了无数法律的代号将永远被遗弃在废墟中,最终走向国家顶端的是马斯坦。他来回转动着电脑椅,为自己即将到来的成功兴奋不已。

    距离布拉德雷为了改善市容而下达的《流浪者清除令》已经过去了整整23年,透过主卧的窗户向下望去,便是麦克与其他同伴死去的空地。23年的风雨不断清洗着角落中的每一丝血迹,让他们彻底消失的干干净净——与此同时消失的,是无法解决就业的游民、逃难而来的偷渡者,无人领养的孤儿,重病患者和残疾人。布拉德雷通过此种方法将亚梅特里斯改造成一个富强的社会——因为所有有着“缺陷”的人早就消失不见。

    “每个人都生而平等。”他曾在一遍遍地告诉着艾尔利克兄弟,“无论你出身贫寒或是高贵,强壮还是拥有缺陷,无论你是哨兵、向导或是普通人,你都有幸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利。一个统治者应当将这作为自己的最终目标,而不是……”他剩下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将有缺陷的人抹杀。

    马斯坦高昂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他突然感到一阵心悸,如同被盯上的猎物一般。男人快速地审视了一下空旷的屋子,走进爱德华的房间,将所有带有青年特征的物品一一藏匿起来:他在这几天内已经这样做第四次:若是他被发现,被伪造成只有一人居住的房间可以让爱德华掏出追捕。

    前几次他完全是做无用功,然而这次——当他将自己和男孩的合影塞进一个无人找到的角落中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他深吸一口气,露出一副惊恐的表情,慌张地跑进客房。门口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性,在他背后,沉重的防盗门已经被火药炸得全然扭曲。马斯坦怒吼道:“你是谁?为什么闯到我家里?”

    白衣男子不慌不忙地摘下礼帽,鞠了一躬,说道:“在下是佐尔夫·金布利,隶属于中央情报局,听闻阁下就是大名鼎鼎的《沙漠报》主编‘焰’,特来拜访。”

------

    “你说什么?罗伊被——”爱德华猛地从逃生楼梯上跳了起来,他戛然而止的尖叫在昏暗的通道中跌跌撞撞地落入深处。

    “被绑架了,或者被政府的特工囚禁了起来。”电话的对面是马斯·休斯,马斯坦的挚友,“以前圣诞夫人在他皮下植入的生命检测器和定位仪都能正常工作,冷静,爱德,他没有死。”

    强烈的情绪在青年消瘦的身体中不住地沸腾着,牵连着他的感官开始失去控制。心理刺激混合着生理上的折磨让他不自主地加快了呼吸。休斯焦虑的声音则像一根无情的针,将他的理智钉死在失控边缘。

    “马斯坦只要没死,我们就还有救他的希望。”对方冷静地命令着,“虽然那个混蛋总是威胁我说再把你拉进来就把我烧成灰,”他无奈地笑了一声,“但是这次我需要你的帮助,请你务必立刻到‘那个地方’——千万不要回家!”

    爱德华猛地站起身,飞快地向跑下逃生通道的楼梯,陈腐的空气被搅动起来,拂过他的脸颊,而此时的他心无旁骛,只是无声地念道着:“不要出事、罗伊,求求你,不要——”

------

    罗伊·马斯坦被一盆冷水浇醒了,他剧烈地咳呛着,身体像鱼一般扭动,然后睁开了眼睛。他坐在一个肮脏的、没有窗户的小房间当中,唯一的光源是挂在头顶上的不断摇晃的白炽灯,微弱的灯光无力地抵抗着黑暗的渗透,最后在墙角中败下阵来。他的右手边还有一盆静静燃烧的炭火,炽热的橘红透过灰白的壳,如同野兽一般望着自己。

    他发现自己被麻绳捆在一把特殊的椅子上,双手栓在椅背上。椅子由金属制成,四角稳稳地钉在地上,显然是特意为这种情况设计的。男人尝试着解开绳结,剧痛从手掌心中传来。

    他无法抑制地惨叫着,无力地垂下头,冷水从他的发梢滴落,透过水帘,他看见了佐尔夫·金布利正拿着一把滴血的匕首,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为什么要抓我!你这样做是违法的、你……”他才意识到温热的鲜血顺着掌心流了下来,“故意伤人、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罪、私闯民宅,还有——”

    金布利将匕首放回腰间,拍了拍手,打断了马斯坦的话。他回应道:“马斯坦律师,虽然我这么做是违法的,但也不至于像您这么严重,您知道的吧,身为向导却没有登记的话,是死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沉思了一会儿,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觉得我是一个向导?……哦对了,你还觉得我是‘焰’,怎么可能——啊!”

    他被人从后面猛地踹了一下,那个人的鞋子抵住被刺穿的手掌心,狠狠地踩了下去,刺痛顺着掌心,攀着骨头、沿着神经蔓延到大脑中。他眼前发黑,耳朵里嗡嗡作响,一切都模糊了下去,只有手掌清晰的痛苦,他巴不得直接断掉整个手臂——只要让那种疼痛消失就行了。

    他缓缓地张开嘴,用气声抗议道:“你想怎么样?屈打成招吗?”

    “当然不是,”金布利叹气道,“这样一点都不优雅。您的固执让我不得不临时改变主意——”他慢慢地踱步到燃烧的炭盆边,拿起铁钳不断挑拨着炭火。马斯坦惊恐地看着沉睡野兽的眼被点亮,直直地盯着自己。白衣男人如同甄选艺术品一般小心地翻找着,直到选出一块烧的通红的炭。他先是用匕首划开马斯坦的衣服,将男人洁白的腹部露了出来,然后,将炭块举到黑发男人的右腹边,“您发布一条声明吧,就说《沙漠报》所有的照片和文章都是虚构的,为了抹黑布拉德雷总统、也为了骗取捐款。说真的,马斯坦先生,您这样利用他人同情的做法真是令人作呕。”

    说着,一个黑衣人不知从那个角落走了上来,他提着一个箱子,在痛苦不堪的马斯坦面前站定,打开箱子后,里面露出一台特质的电脑。男人抬头,看着屏幕,上面倒映着自己的脸:由于选取的角度很好,屏幕上的自己看不出来正在被绑着。

    金布利在一旁补充道:“刚洗完头发的马斯坦先生良心发现,为自己欺骗行为后悔不已,于是他发表了录了一段视频——”他一边说着,又将炭块向罗伊的腹部送了送,热量在皮肤上积存着,让马斯坦越发恐惧起来,“放心,后面的背景我们会帮您合成上去的。”

    马斯坦吞咽着口水,坚持道:“抱歉……但是我只接受过《沙漠报》的采访并且向官方机构资助伊修瓦尔无辜的难民们捐助过钱款——至于《沙漠报》的真实与否,我也不能确定。”

    “您是不愿意听从咯?”
    “不是!我——”炭块直接贴到了柔软的肌肤上,他甚至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就晕了过去。

------------

争取下章完结!!我要死了

请积极指出文章的缺点吧!!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