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头像by evol,寒假之前不更新抱歉

【焰钢】Desert(4)

前篇 

ooc警告!!!!!!!!血腥场景警告!!!!!!!!!

----------------------

然而战争却容不得罗伊思考,三日后的清晨,爱德华突然要求所有人离开:“是太阳神教的恐怖分子,”青年弯腰拾起一杆枪,“他们发现任何人都会杀死。”他熟练地上膛,比划了一下射击的姿势,将枪口移向人群中的马斯坦,“你跟着他们一起走。”

哈勃克吹了声口哨,笑道:“老大,你不会和他吵架了吧。”

青年翻了个白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右臂举过头顶,又放了下来,金色的双目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虑。远处霍克爱正在呼喊他的名字,青年小声咕哝着,跑走了。

丽莎撬开一栋小楼的铁门,让爱德华与哈勃克藏在二楼。那曾经是一个温暖的家,而如今却只剩下一片狼藉——主人早就仓促地跑走了。所有东西表面落了厚厚的灰层,将逃走时慌乱的场景封锁住:酥油茶滚落在地毯上,奶脂在地上结成一块,上面爬着黑色的虫子;透过半阖的木门,能看到一个女孩的房间,已经发黑的抱枕混在皱起的被窝中。最可怕的异味来自厨房,各种食物腐烂后如同交响曲一般散发着各种臭味——爱德华苍白着脸捏住了鼻子。

“马斯坦还没走吧,”哈勃克提议,“你要不要找他把嗅觉降低?”

青年顾不上说话,只是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高个子男人吐了吐舌头:“果然吵架了。”爱德华气得发抖,他跺了跺脚,转身往窗口走去——青年将枪杆架在窗台,耳麦里霍克爱的声音响起:“我和布雷达在对面,听从我的指令。——爱德,如果你不想杀人的话,就注意不要打到要害。”

“——明白。”到了伊修瓦尔以后,他曾经恪守的不杀人原则已经变成一个笑话:他面对的是草菅人命的恐怖分子,而事实也告诫他:即使他不打算杀死对手,那些被他剥夺了行动能力的敌人也会被队友处理掉,或是更加悲惨:因为伤口感染而痛不欲生。

哈勃克的脚步声将他从回忆中惊醒,他在自己身边蹲下,从准星中看着尘土飞扬的难民营——里面已经撤空了,只剩下几块充当帐篷的破布,在微风中无力地挥舞着。从远处从灰蒙蒙的天际走来了十几个人,浑身上下挂着各种搜刮来的手雷和自制的玻璃瓶炸弹,如同一群漂泊的卖艺人,兜售着死亡的表演。他们身后是连着一串裹着黑布的人质,跌跌撞撞地随着他们前进。

爱德华尚来不及考虑这句话的含义,射击的命令想起。他扣动了扳机——然后清晰地看到一个人惨叫着倒了下去。又一枪声从对面的楼层响起,搅动起凝固的寂静。伊修瓦尔人此时才反应过来。他们骂骂咧咧地扛起枪,徒劳地向空中扫去,最终像是断线木偶一般落在了地上,血从击穿的洞口中钻了出来,蛇一样的蔓延开来——灰色的地面像是裂开一条条缝,露出了猩红的恐怖面容。人质们惊慌失措,无法判别这些子弹是为了谁而来,他们尖叫着四散逃走,一个人的哀求落在了爱德华的耳中:

“求求你们!不要杀了我!”

他默默地想着,我又和那些恐怖分子有什么区别呢?

哈勃克推了他一把,爱德华背起枪,浑浑噩噩地跟着他走下去,厨房里的异味和街上飘来的血腥气让他的大脑发胀——早知道我就找罗伊了,我在发什么脾气啊?他加快脚步,超过了高个子男人,想要早点离开这个屋子。

直到门口,他才发现了一些衣服摩擦的声音——此时已经晚了,一个庞大的身影背着光冲了进来,将青年推到在地上。男人远比艾尔利克多一倍的重量压在青年身上,让他几乎无法动弹。爱德华瞥见一道金属的亮光,下意识地伸出右手格挡。他握住男人的持刀的手臂,刚用力,一阵锐痛在肩膀处爆发。他勉强咽下呻吟,力气却不由自主地卸下,手肘敲在地上,靠小臂的力气撑着。

尖锐的刀锋已经刺破皮肤,金属特有的冷气仿佛钻入了血管。映入眼帘的是伊修瓦尔人特有的鲜红的瞳色,那双眼睛充斥着暴虐,灼热的呼吸喷在爱德华的脸颊上——他说道:“你就是那个金色眼睛的人吧?你一直在放哨让我们屡屡受挫,让那些违背教义的荡妇不得受到太阳神的惩戒——你这个恶魔,异教徒!

肾上腺素进一步促使了听觉的加强,此时爱德华终于听见了:

细微的从男人腹部传来的“滴、滴、滴——”

“哈勃克,不要开枪!那人体内有炸弹!快跑!”他声嘶力竭地吼道,他听见哈勃克的脚步顿住,有连忙再喊了一遍,“快跑!”青年奋力伸长左手,去够摔在一遍的长枪,却怎么也碰不着,而匕首也挂在了方便惯用手使用的右侧腰部。警报声越来越急促,他绝望地想:我大概要死在这里了。

突然,趴在身上的伊修瓦尔人松了手,刀子在皮肤上划开了一道细长的血口后,掉落在地上。爱德华反应过来,借力打了个滚,将男人推开,然后以全力像出口跑去。他跑出约五十米后,巨响从身后传来,热浪打在他的背后,青年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地上。他灰头土脸地爬起来,转过身,看见熟悉的黑发男人。那人瘦长的影子拖到自己面前,像是问罪的长刀。

罗伊·马斯坦疲惫地倚在墙上,手掌抵着太阳穴,轻轻地揉着。他挑起眼帘,居高临下地凝视着自己。他面如冷玉,没有任何神情,更无法从漆黑的双眼中看出什么。爱德华心虚地吞咽着口水。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连一旁的哈勃克也放弃劝慰他们,马斯坦终于开口,轻轻说道:“走吧。”

青年垂着头拖在自己身后,试探性地勾了勾自己的袖管,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兽一般。有一霎那,男人几乎忘记了闷在胸口的怒火,转而心疼起在地狱门口转了一圈的孩子。随即,刺痛的大脑又让他回想起方前的险情——若不是他在上次梳理的时候做了些手脚,那个骄傲而又坚定的金发青年就永远被身后的废墟吞没了。

他们与赶来的霍克爱与布雷达汇合,并一起去寻找散落开的人质。当得知马斯坦便是《沙漠报》的创办者时,不少人第一时间放弃了警戒,这让已经离开亚梅特里斯半年的爱德华惊讶不已。他悄悄抬起头,捕捉到男人黑色眼睛中转瞬而逝的欣喜。他有些迷茫,仿佛如今这个为了小小的信任而高兴的马斯坦与昨日无情的马斯坦分离了——或者说他本身就是如此,有意或无意地制造着矛盾的投影,而真正的想法却隐藏在眼花缭乱的镜像中。

马斯坦突然说道:“你想什么呢?别以为出了这种事情我还能让你待在这里。”他冷冷地扫了青年一眼,这份冰冷失去了往日假笑的掩盖,让爱德华从心底泛起了恐惧之意。青年从未见到过如此可怕的马斯坦,他如同火焰一般安静的燃烧着,却随时准备吞噬接近的人。

爱德华又垂下了头。

他们将拯救下来的人质围在中间,并通过菲力得知了新的营地地址。那地方显然比先前的住所更加破旧。但是勤快的伊修瓦尔人已经忙碌了起来,他们从四处废弃的房屋里搜刮出柔软的布料,掸去上面的灰尘,有用灵巧的手重新赋予以生命。帐篷支了起来,里面填入毯子和生活用品。孩子们刚逃脱敌人的追击,不久又恢复了活力,在空地上玩闹起来。爱德华正要加入营地的建设,马斯坦握住了他手。

“你是要现在走,还是再和大家道别?”他问道。

青年乞求着看着他,却在男人的逼视下认清了现实。他小声回答着:“直接走吧。”

他们正欲离开,背后突然传出一个男孩的呼喊,爱德华猛地僵住了,懊悔和愧疚几乎溢出,让本来就头痛难忍的马斯坦几乎无法抵抗这种情绪的影响。他一时间无法分辨出自己真实的情绪,近乎变成了爱德华思维的载体。他只能重新让怒意填满自己的思维。

马斯坦转过身,看见那个浑身颤抖的鲍勃——他鲜红的双眼恐惧地睁着,试探着问道:“先生……您、您是要把钢……带走吗?

什么叫——带走?”他立即尖锐地讽刺道,“他本来就是过来帮助你的?我瞧瞧你的小脑瓜里在想着什么玩意——”男孩恐惧地后退了几步,仿佛那个脸色苍白的黑发男人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魔一般,“你是不是认为钢本来就应该帮助你们?不好意思,这可不是他的义务——

“闭嘴!”爱德华冲着他嘶吼着,他双目通红,杂乱的情绪继续冲刷着罗伊。他愈发烦躁起来,恨不得将所有的怒意发泄到那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我真是疯了。

不是!”鲍勃尖锐地哭泣起来,泪水歪歪扭扭地顺着脸颊落在地上,“谢谢……谢谢您!谢谢您帮助过我们的一切,谢谢您来到……伊休……”他最终说不出话,只是低声抽泣起来,爱德华猛地挣脱掉他的手,笨拙地安慰起来。而马斯坦只是远远地站在一旁,茫然而冷漠地看着眼前自己生成的闹剧。

他想起自己尚处于流浪之时,一个富人曾将发酸的过期面包塞进他的嘴里——此时一台摄像机对着自己,在白得让人晕眩的灯光中,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裹挟在嘈杂的人群中:“今日,慈善家蒙特先生免费给予许多流浪儿美味的面包,让他们也能在圣诞节感受到普通家庭的温暖。”他被人拖拽到女人面前,话筒像是刀刃一般在他的面前闪烁着金属的光泽。罗伊立刻就反应过来,他——感受着嘴里的异味——挤出一个真挚的笑容:“谢谢……谢谢蒙特先生……”

过去与现在的感情出乎意料的相似,他们纠缠在一起,近乎掏空了马斯坦的自我意识,他一遍遍固执地默念着:

这不过是向导软弱的同理心罢了。

----------------------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