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心宽体胖,一步一坑

【尔豆】Demon

一个邪恶的脑洞,爽完就溜,没有后续

--------------

    陡峭的里克山脉是攀岩者的圣地,那里怪石嶙峋而又风平浪静,登上顶峰,便是亚梅特里斯西南广阔的平原和在大地上繁衍生息的人民。这片被战火灼烧的大地逐渐恢复了生机,灰烬中只留下津津乐道的传说在百姓口中流传。

    “……最后打败邪恶的‘父亲大人’的英雄是钢之炼金术师,据说他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小矮子,喜欢穿一件红色的披风,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而他的金色长发,则宛如流淌着的黄金。据说他的面庞,比马斯坦总统还要英俊……”

    “行了,你又要犯花痴了。”同行的女孩吐着舌头,挪揄道。两个女孩顺着崎岖的山路走着。碎石在脚步声中滚落,跌进深不可测的峡谷中。她继续说道:“你想怎么样?找到那位大英雄然后问他要签名?还是大喊着:‘啊——钢之炼金术师我喜欢你!’”

    “我也想啊。”她夸张地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但是那场大战以后,他好像就消失了。有人说他回老家去了;有人说他去了研究所,不太露面了。还有人说:”她做了一个鬼脸,换上了阴沉的语气,“他被恶魔俯身了。”

    另一人大笑起来:“这简直像个三流小说!”她们愉快地谈论着天马行空的传闻,向着攀岩基地走去。

    此时,异变顿生。大地开始颤抖起来,像是巨人从睡梦中苏醒,抖擞着身子。她们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眼睁睁地看着一块巨石在摇晃中向自己滚来。

    死亡的警笛在她们的脑海中长鸣,那一瞬间恐怖卷席了所有的感官。许久女孩们才恢复知觉,这时她们才发现自己被举到了天上。一道黑影以适度的力量缠绕着她们,将她们高高地挂在空中,而登山者们的圣地俨然变成了一个地狱,巨石翻滚而下,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尘土飞扬,浑浊了清澈的天空——过了很久,这场地震带来的山体滑坡才终于停止了。

    黑影将她们柔和地放在地上,又缩进阴暗处。一人似乎醒悟过来,攀上石头去追逐急速褪去的影子。当她满是尘土地走到黑影消失的位置时,只看到一块红色的布料埋藏在乱石堆里。

    另一个女孩也追了上来,在红布前停下。她心神未定,喃喃地问道:“这是谁救了我们?”

    而红布的主人正藏在几百米开外的巨石后。他浑身都是淤青和擦伤,弓着背,右手紧紧攒住胸口的衣物,大口喘息着,冷汗顺着额角划下,落在了阴影中。而影子的边缘开始诡异的扭曲,不断地变化着,似乎是要挣脱着什么。青年突然痉挛了一阵,扬起头、露出脆弱的颈部,哑着嗓子命令道:

    “普莱德,不要动。”那声音中竟藏着深沉的痛苦。

    你为什么要去救她们?一个幼童的声音在青年的脑中响起,你应该知道每一次使用我的能力,你对身体的掌控就会变弱。为什么呢?那个声音轻声笑了起来,而青年的脸色也越发苍白,只是因为那你是亚梅特里斯的英雄吗?

    爱德华·艾尔利克。

    青年闷闷地哼了一声,小心翼翼地令全身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他疲惫地靠着巨石,露出了一个无力的微笑:“别把我想得那么无能……你要是能够夺走我的身体,你早就成功了。”青年休息了一会儿,挣扎着爬起来,步履蹒跚地向山下走去。此时他身上的伤以肉有可见的速度消失。“你既不会夺走我的身体,也没有机会再去祸害别人。”他高声宣布道,满意地听着幼童的哀嚎。

    我将永远是你的容器与监狱,普莱德。

    登山的女孩活了下来,她们自身也变成了新的传说,在人们的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地讨论着“里克的影子”。不久,整个西南部都知道在里克山区有着一个诡异黑影的怪物。他用影子救下了包括在女孩在内的15个登山者。

    那个故事,自然落到了利森布尔,阿尔方斯·艾尔利克的耳中。短发的青年平静地在客厅里整理着行李。这个房子就建在焚烧过后的废墟中,靠着他模糊的记忆一步步还原出来。年幼的他们惧怕着炼成的怪物,仓促烧掉了一切,这使得他几乎想不起屋子的原样。

    偌大的供四人居住的空间中,只留下阿尔方斯寂寞地守护着过去。

    他合上箱子,撑着椅子站了起来。青年正准备要离开,想了想又停下,他抚摸着木椅细碎的横纹,笑道:“我就要走啦……不过不要怕,我可不会像某人一样再放一把火。我会把他找回来的。”他似乎又有些不放心,补充了一句,“一定会的。”

    青年拎着箱子,沿着弯曲的小路走向远方,他空着的手无意识地覆上左肩一道白色的伤口,他又回想起留下疤痕的那一天:

    阿尔方斯刚刚迈出真理之门,沉浸在重生的喜悦中。他被夹在欢庆的人群中,焦急地寻觅着自己的哥哥,以庆祝这段漫长的救赎之旅的终结。血液和汗水的味道充斥着鼻尖,擦过人群时衣料的触感落在敏感的皮肤上——青年疲惫地应付着陌生的感觉,内心越发不安。

    “哥……”长期不使用的声带机械地抖动着,“爱德华!你在哪里?”

    没有回音,阿尔方斯逐渐升起疑惑来。他跌跌撞撞地奔跑起来,推开一个个欢呼的士兵,恐惧地呼喊着:“爱德华!哥哥!你在哪里?”许久之后,他才看到一件形单影只的红色披风。那个人仿佛没有听见似的,只是自顾自地走出很远。

    他有些气恼,责骂道:“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阿尔方斯追上去,伸手搭在哥哥消瘦的肩膀上,“你走慢一点,我跑——”

    小艾尔利克突然顿住,一道黑色的影子直直地擦过他的左肩,贯穿了披在青年身上的蓝色军服。阿尔方斯跌倒在地上,抬起头,遇上了爱德华轻蔑的金色眼眸。

    他说道——声音如同原先一般沙哑而温暖:“爱德华·艾尔利克已经死亡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普莱德。”阿尔方斯被黑影举了起来,扔到远处欢呼的人群中。他和周围的人一起摔倒在地上,然后又挣扎着爬起来。

    此时,爱德华——或者说是普莱德,已经消失了。

    阿尔方斯·艾尔利克无助地向消失的方向奔跑了几步,无力的双腿终于受不起身体的重量,他跌倒在地上——那个重获新生的青年终于放声大哭。

    你怎么能够这么残忍?他恍惚地想着,在汽笛的哀鸣中踏上前往里克山区的火车。你怎么忍心留下最亲爱的弟弟,独自奔赴地狱呢?

------

是的,是人造人豆x

评论(1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