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我冷的cp真萌

【焰钢】Desert(2)(哨兵向导paro)

Attention:可能和haze太太的尔豆漫《沙漠》撞梗了

                本章较短,因为要期末考

                轻微哈勃克对丽莎的单箭头

前篇

-------------------------

     在里奥尔曾经的第五大街拐角有着一块空地,三两断墙勉强遮住一些巡逻兵饿狼一般的目光。那里坐落着一个小型的难民营。伊修瓦尔人们用他们黝黑的双手收集散落在城市各处的生活用品,将它们搭建成一个小小的居所,里面收留着被克雷塔拒收的难民。

     罗塞提着灯,在营地周围徘徊着,今日轮到她放哨,由于营地里那位来自“沙漠玫瑰”志愿者团队的哨兵先生病倒了,近几天的巡逻格外重要。她将灯举过头顶,摇晃的灯光将沉寂的黑影活化成舞动的魔鬼,恐惧攒住了她的胃,摇晃着她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弱的身体。她紧张得快要幻听了,远方仿佛传来了清脆的脚步声。似乎这些黑影中会走出几个提着抢、穿着蓝色军服的恶魔来。

     她又凝神听了一会儿,那个在脑海中徘徊的脚步声依旧没有散去,是真的!她刷到抽出别在腰间的手枪,指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里出现了一个男人。他裹着一身黑色的大衣,柔软乌黑的秀发和黑曜石一般深邃的双眼衬得他的脸越发苍白,他的步伐在看到罗塞的枪后停了下来。男人开口说道:“我是‘钢’的向……朋友,若是想辨别身份的话,请伊丽莎白过来一下吧。”他用略带生疏的伊修瓦尔语回答,声音平静而柔和,似乎对着他的不是一把上膛的枪,而是一束鲜花。

    女孩迟疑地退后了几步,仍然将抢指着他,但逐渐地,一只无形的手轻轻磨平了她的慌张:那个人似乎一点都没有威胁,她的手渐渐地落了下去。

    突然,伊丽莎白的尖叫击碎了营地的平静,亚梅特里斯人怒吼道:“钢!你不要乱动!”随后是各种东西打翻的声音和人们的尖叫声,罗塞在极度惊恐中猛地举起枪,黑发青年皱眉,喝道:“注意身后!

    罗塞下意识地回头,看见那个过载的哨兵跌跌冲冲地跑了过来。他身上满是着尚未凝固的鲜血,金色的长发完全散落下来,胡乱地遮住那双溢满着痛苦的双眼。他如同一头失控的野兽,不断地被东西绊倒、撞伤,然而一丝隐约的理性牵着他的一举一动,即使在这种状态下,他还是没有伤害到任何人。

    他绝望而又疯狂地跌落进男人的怀中,将那人推到在地上。金发的青年抵着他宽阔的胸膛,低声呢喃着:“罗伊、罗伊……”忽然他又暴怒地嘶叫:“混蛋!你过来找死吗!”男孩作势起身,高举起拳头,似乎要狠狠地揍向马斯坦。他的狮子一般的眸子被各种混乱的情感点燃,显得愈发明亮。这时马斯坦才发现,他的眼角竟含着一滴泪水。

    男人心中被这不会落下的泪水淋湿,他伸出手,抚摸着爱德华滚烫的脸颊,青年扭曲的神情渐渐松动,他双唇颤抖着,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潜伏在深处的困意最终制服了这只野兽,爱德华最终晕倒在马斯坦身上。

    “真是个小疯子。”马斯坦无奈地叹息着,爬起身,将小哨兵搂在怀里。爱德华惊人得轻,他几乎摸到了衣服下的肋骨,密集的血口布满了麦色的皮肤。战火密布的沙漠根本不适合哨兵居住,马斯坦几乎能够感受到爱德华被各种感觉折磨的痛苦。他在尚未来到沙漠之前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每天不过是泡在舒适的实验室里罢了。是我为了一己私欲让他来到这种地方的,他想到。

    罗塞仍举着抢,显然被这突然起来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这是伊丽莎白终于赶到了。她似乎对陌生人的到来毫不惊讶。黑发的男人说道:“他睡着了——这里有稍微暖和一点的地方吗?”伊丽莎白点头,示意他去帐篷里。

    他路过罗塞时,停下脚步,低声说道:“注意保持警戒,不要轻信任何陌生人……姑娘,您做的很好。”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直到男人离开了。她才反应过来:他的脸真好看。

    爱德华被抱到了帐篷的火堆旁,马斯坦给他裹了一层毯子。男孩向着火焰蜷缩着睡着了。他无意识地扭动了一下,搂住右肩,脸上露出一些痛苦的神色,沉重的悲伤像是浪潮一样扑向黑发的男人。马斯坦拿起棍子,拨了拨柴堆,让火更旺一些。他随意地问道:“他的肩膀怎么了?有伤?”

    “大概两个月前吧,伤到关节了。”帐篷中还坐着哈勃克和另一位带着眼睛的小个子。哈勃克像是心虚。又补充了一句,“哨兵好得快嘛,就没告诉你。”

    “是你没告诉我呢——还是爱德逼着你不说呢?”他低低地笑了起来,瞥了一眼棕发男人,“我猜猜,他拿什么威胁你呢?”他歪头想了想,做了一个“R”的口型,哈勃克立刻惨叫起来,把小个子男人吓了一跳。

    “别别别我什么都说!”他疯狂地摆手,眼声却偷偷瞄着站在门口的霍克爱。马斯坦流露出一丝胜利的骄傲来,随即又被盖了下去。

    “他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过载的现象?”

    “大概是两个星期前?他有一次走路摔了一下,坐地上好久才爬起来,我以为他只是没睡好——他好长一段时间都睡得挺少的。但是两天前他当着政府军的面差点晕过去,我才给你发短信的——诶,你千万别跟他说是我发的。”

    “这里没有向导吗?”  

    “没有,先生。”这次是丽莎·霍克爱苦笑,“你知道的,所有的伊修瓦尔向导不是信教了就是被动信教,毕竟他们在思想控制上总是有一套方法。”金发的女士突然意识到什么,补充了一句,“抱歉,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男人只是耸了耸肩,转而问道:“哨兵呢?难道他们也像爱德一样吗?”

    “要么被抓去了,要么就逃走了。像老大这样一个劲往伊修瓦尔跑的就他一个吧。”哈勃克插嘴。

    马斯坦将目光移向沉睡的爱德华,他伸出手,触碰到爱德华散落的金色长发,男孩似乎感受到什么。向那只温暖的手靠去,马斯坦又将手收了回来。他沉默了一会,最后决定道:

    “我过几天把他带回去。”

----------------

划线部分为修改。原本想写的是“豆痴情追佐而拒绝他人”的狗血剧情,后来觉得这样的豆就非常ooc了因此改掉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