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我冷的cp真萌

【焰钢】(ABO)世界与你

佐A豆O,520日短打,日常痛哭美帝的陨落

--------

子弹划过亚梅特里斯新任大总统的鬓角,削下几根乌发,发呆的罗伊·马斯坦猛地坐直,恐惧地看着在慢条斯理地装子弹的辅佐官。

“总统先生,从早上9:00开始,您已经走神5次,下一次——”弹槽“咔”地响了一下,“掉下的就是您的脑袋。”丽莎·霍克爱准将冷静地分析道。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论甚至没有引起总统办公室其他职员的注意:他们已经对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总统心如死灰,每天早上划水发呆,半夜卡着死线搞完工作——当然,今天的马斯坦似乎格外心神不安。

这份焦躁说不清由来,只是在黑发男人的心中不住地瘙痒着,他的喉咙干燥,仿佛发情期之前的Omega,他有一种非常不安的预感。

10:00,办公室的大门被无情地踹开,狠狠地撞在墙上,一个身影裹着满身的尘埃,大跨步走到自己跟前,他重重地拍着桌子,将文件惊起,乱作一团。与此同时,熟悉地声音在耳畔响起:“混蛋,我回来了。”

马斯坦喉中滚过低低的笑声,他仰起头,看着那个健康而美丽的金发青年:他高高束起的马尾随着动作轻巧而调皮地摇晃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带着挑衅和戏蔑。然后大总统的视线不检点地下滑,落到了他裹在大衣里的腰线上。这么来来回回一下,Alpha为人不齿的虚荣心小小地翘起了头:我的Omega真是世界第一好看。

是的,爱德华·艾尔利克和罗伊·马斯坦结合了,天方夜谭。

一切都得从阿尔方斯重获自己身体后的两个星期说起。奔波了7年的爱德华在神经放松之后大病了一场,他发着高烧,陷入了昏迷。他的弟弟尚不能有力气从床上爬起来,而其他人则纷纷忙着其他事情,最后,因为失明而愈发无能的罗伊被安排去守着爱德华。

起初一切平稳,病人细微地挣扎与无意识地呢喃都能被一个盲人敏锐地捕捉到,他只需要按一下手边的呼叫按钮就行。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嗅到了一丝甜腻的香气,然后,他硬了。爱德华·艾尔利克,拖了两年终于分化,不幸或者幸运的是,他变成了一个Omega。

罗伊·马斯坦拍了下按钮,跌跌冲冲地往外跑,以免发情期的香味勾出他埋藏多年的情思——他要在未来一个春风拂面的日子里高高兴兴地向那个暴躁而可爱的下属求婚,而不是在满是消毒水的医院,一个瞎子和一个病人在本能的驱动下擦枪走火。

可怜的瞎子一脚踢上了床脚,一手推翻了医疗箱,叮叮当当地物件掉了一地。在这个能让护士晕过去的交响乐中,隔壁床上爆发出一阵怒吼:

“混蛋!你有种别跑,他妈的给我过来。”——艾尔利克的脏话在发情期显得软绵绵。

马斯坦顿时精虫上脑,摸黑向那个让人气恼却又让人激动的声音冲了过去。

和盲人做爱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情,事后,爱德华狠狠地踢了他的Alpha几下——用的是机械铠:“你几十年泡妓院的功力就是这样的?!”马斯坦无辜地睁着刚刚恢复视力的黑色双眼,盯着爱人乱晃的呆毛回答道:“下次你闭着眼睛来。”

“靠,还有下次!”爱德华口是心非,说着又扑了上来。

这场闹剧似乎丝毫如同一场幻影,恢复后的爱德华成了标准的负心汉,他挥了挥手,带着马斯坦的气息云游四海去了。

然而一切又悄然的改变着,爱德华会在吵架落于下风时耍赖地用舌头堵住罗伊的嘴,又或是罗伊在嘲讽完爱德华之后坏笑着揉揉Omega后颈敏感的腺体。马斯坦会留出个心眼计算爱德华的发情期,然后提前几个星期一通电话叫那个没心没肺的下属回来。

整个大总统办公室里的其他人已经悄无声息地走光了,只剩下风尘仆仆的Omega和他的Alpha。金发的青年伸出手,指着大总统命令道:“你,低头!”

“怎么,嫌弃我太高——你好像还是没有长啊。”罗伊笑道,乖乖地低下额头。接着,他感受到他的后颈传来苏苏麻麻的刺痛感,感情那个小恶魔双手撑着大总统的桌子,正在咬自己,“哪来的野猫,乱咬人啊。”大总统抗议道。

艾尔利克缩回来,眯着眼睛,小小的舌尖舔着嘴唇,“见面招呼而已。”他懒洋洋地笑起来,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自家的Alpha好吃。”

“怎么?你在外面有Alpha?”

爱德华的脸红了起来,啪嗒啪嗒地拍着桌子:“怎么可能!哪像你!你外面是不是成百上千的Omega!你个混蛋,你你你……血口——”

他的嘴巴被堵住了,Alpha轻轻咬着他的柔软的嘴唇。马斯坦的鼻尖蹭到了男孩的脸颊,他闻到了风、海以及沙漠的味道。那些味道渗透在甜腻的香气中。他慢悠悠地想到,那个人跑遍了大江南北,从没有留在他身边过。他像一只自由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充满着生气,轻轻抚摸着自己被战争灼烧千万次的内心。

我在拥抱爱德华·艾尔利克,我在拥抱整个世界。

End

评论(1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