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心宽体胖,一步一坑

bella ciao (7)

前篇

接着基尔伯特就打开门,将他们带了出去。罗维诺惊讶地发现天已经微微亮起来了,东方地平线渗出来的光亮将一切调和成一种粘稠的灰色。战俘们在草地上排成长长的一列,从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纳粹军官手中领着食物。基尔伯特将他们带到了队伍的末尾,解开手铐。然后,罗维诺看见他微微俯下身子,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安东尼奥低声说道:“今天晚上,伊莎会联系我们。”然后站起来,做出一副很嫌弃地样子看了这些衣衫褴褛的囚犯一眼,走了。

罗维诺冷哼了一声,简直胡闹,他心中想着。转而他又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怎么反对他们的计划,一个连反抗都不敢的胆小鬼,为什么要看不起他们呢?心中有一个声音对自己说道,该死的,他试图甩开这一想法,不过这只能是的这个念头仿佛扎根似的在他大脑里不断的回响着。

最后是安东尼奥的提醒将他从沉思中唤醒过来。罗维诺感到有什么东西塞到了他的手中——是三个脏兮兮的土豆。他抬起头,看见了一个面无表情的日耳曼人。这时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慌忙到了一声谢,抱着土豆,跑向了草地另一边的空地上,在一群散发着臭味的战俘中坐了下来,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土豆。

不得不说,这个裹着泥土的小的可怜的东西让他几乎没有胃口,但是他的胃开始折磨着他。罗维诺拨开上面的泥土,下面露出了一个带着青绿的黄色硬块。土豆已经开始发芽了,他皱了皱鼻子,那些土豆混蛋还真是满脑子被土豆塞满了,他突然觉得集中营里那些发霉的黑面包都比这个好吃个几百倍。

这时他看见一只手盖住了那个土豆,然后灵巧地一扒,将那土豆拿了出去。谁?罗维诺抬起了头,然后看见安东尼奥那张带着傻笑的脸。

“还给我。”罗维诺没好气地说道。尽管这东西看着就恶心,不过他得靠它填饱肚子。不过安东尼奥并没有这样做,那个用另一只手指着土豆上凸起的绿芽,说道:“它发芽了,小家伙,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发芽的土豆有毒吗?”

“那又怎么样?我还不想饿死呢……还给我混蛋!”罗维诺提高了声调,褐色的眼睛凶巴巴地看着安东尼奥。

不过那个西班牙人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生气了,他看上去依旧带着笑意,“这样吧,”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土豆,递给罗维诺,说道,“我的给你,咱们换一下,这样你就不会挨饿了,好吗?”

“啊……“罗维诺看着安东尼奥给自己的土豆,有些发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那你吃什么啊混蛋啊?”他看见安东尼奥愣了一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揉了揉他的头:“好啦,快点吃吧,别人差不多都快吃好了。接下来的路会很累的,我可不能在背你了哟。”

罗维诺这才发现身边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地在盖世太保的催促下站了起来。他慌忙地接过安东尼奥的土豆,将它塞到嘴巴里,咽下去的时候,一股恶心的土腥味从他的喉咙里反了上来,他皱了皱眉头,尽量不去理会这难闻的味道,爬了起来,在纳粹军官的鞭子落下来之前赶上了部队。

正如安东尼奥所说,行进的路程艰苦得几乎地狱一般。到中午的时候,罗维诺的双脚已经被石子划破了,每走一步都能踩下一个红色的脚印——这里的战犯大多是不穿鞋子的,他身上的每一处伤口都开始疼痛起来,有些伤口已经开始化脓。他咬着牙,强迫自己挪动身子向前走着。安东尼奥就走在他旁边,那个西班牙人靠了过来,压低声音问他,“要帮忙吗?”

罗维诺白了他一眼,安东尼奥自己看上去也糟糕,友好的绿色双眼因为疲惫而变得浑浊,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你先管好自己再说啊混蛋!”他不客气地反驳道,“还有别把我当成没用的废材啊!我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身份,气恼地哼了一声。

“好吧。”安东尼奥轻轻地笑着,“如果累的话就叫我。”然后被罗维诺的一句“鬼才会叫你。”结束了谈话。

安东尼奥走开了,四周再次平静下来——为了节省力气,基本上所有的人都保持着沉默。唯一可以听到的声音就是不知从哪一个人口中发出的呻吟,以及自己的双脚和石子摩擦出来的沙沙的声音。他将注意力转移到队伍之外的景色之上,罗维诺惊讶地发现隔着一排纳粹军人之外,就是一片幽绿的树林,本来灼人的阳光在每一片树叶上弹跳着,当它迂回着来到铺满枯叶的泥土上时,已经变成细碎的金光——而这一切仅仅隔着一排纳粹军官……一阵异样的冲动从心中涌起,如果冲破这些混蛋组成的屏障的话……基尔伯特的话从他的大脑中涌现出来——

推翻这个地方——难道你愿意继续呆在这个地狱里面吗?

“安东尼奥!”他呼喊着前面的那个西班牙人的名字,他看见那个西班牙人停住步子,转过头看着自己,“我想参……”罗维诺突然愣住了,他本来想说的是“我想参加”,但这句话却让他想起了另一句与之相近的话。

这句话大概是在两年前,一个人在他身边说道——亚瑟!我想参加游击队!

罗维诺突然战栗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想起这个人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罗维诺,你没事吧?”安东尼奥的话将他从记忆中拖了出来。他微微弯曲身子,脸凑到罗维诺跟前,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想……”罗维诺重复了一遍,却再也无法将接下来的话说出来。该死的,为什么不说下去呢混蛋!心中有一个声音对着他说道,为什么要怕死呢?为什么……他紧紧地盯着安东尼奥友好的绿色眼睛,他为什么这么勇敢呢?他又为什么要来照顾自己这个胆小鬼呢?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直到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落在了队伍最后的时候,安东尼奥才开口说道:“我们也应该走了。罗维诺,如果想说什么的话,以后再说吧,好吗?”罗维诺突然感到手掌被握住了,他下意识地挣扎了片刻,最后还是仍由安东尼奥拉着自己跟在了队伍的最后。

由于安东尼奥在前面带路以及自己的大脑中塞满了各种念头,接下来的一段路程罗维诺竟然并未感受到痛苦。当他再次将视线转向路旁的树林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整片林子像是浸在蜂蜜里一样呈现出厚重粘稠的橙色。他突然想起来很多年以前,老瓦尔加斯就是在这个时间带着自己的两个孙子跑到这种林子里画画。他还记得,他的爷爷——罗慕路斯总说费里西安诺未来一定是个顶级的画家,而我的小罗维诺,他的爷爷不忘在后面加上一句,一定是我最勇敢的小英雄啦。

罗维诺盯着那片林子,那种想要冲破那条穿着黑色制服的人组成的隔离栏的冲动就会涌了上来,仿佛他的亲人真的在那片林子里等着他。这是不可能的,罗维诺想到,费里西安诺已经死了,而自己的爷爷至少已经一年没和自己联系了。意大利乱得厉害,党卫军时时刻刻都在抓人,自己那个暗中资助游击队的爷爷估计也好不到那里去。那他为什么对外面的那片林子有着如此强烈的冲动?他想着,突然,有一个名字跳到了他的大脑里:

安东尼奥。

罗维诺吃了一惊,猛地握紧了身边那个西班牙人的手,他听见安东尼奥因为疼痛而抽了口冷气。

结束的哨声终于响起,睡觉的地点是一块有点坡度的草地上。大部分人都像是瞬间断线的木偶一样到了下去——包括罗维诺。他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累,当他的背脊接触到湿漉漉的草地的时候,疲惫就涌了上来,将他拖进了睡梦中。

-----------

本文到此为止就坑了,初二写的东西让大家(并没有人)见笑了(然而这破文已经是我的巅峰水平了(真够垃圾啊)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