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我冷的cp真萌

bella ciao (6)

前篇

“那天你被抓走了,可是我没有过去救你……我愚蠢地认为自己可以相信这不过是一个简短的惩罚的,可是我根本做不到。你被抓住了以后,我总是会抬起头看到你原来站着的那个空位,然后发现自己在这里认识到的第一个朋友就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这种感受真是差极了,”——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于是我就想着怎样才能救你。后来估计是老天看眼了,大概在半个小时以后——这半个小时我真是痛苦极了,突然有人进来让我们停下手中的活,进行健康检查。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别人告诉我说如果健康不合格的人就会被送进‘浴室’,然后再也不会活着从‘浴室’门里面出来了……我真是没想到这里竟然会这样……”

“这里本来就是这样。”罗维诺冷笑着打断了他,然后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纳粹军官,“难道你以为那群人”——他不敢把在那个白化病的注视下把“混蛋”两个字说出来——“会对你有这么好的待遇吗?”

安东尼奥愣了一下,点点头,继续说下去:“于是我在大场里再次看到了基尔伯特——啊,就是他。”他抬起头向那个看着他们俩的那人点了一下头,“他当时在和另一个人讨论是否应该放宽一点体重限制。他似乎一直在护着战俘——就像那次他提醒你不要睡着了那样。当时我想不到其他办法来救你,于是就铤而走险地去找他了。现在想想,我真是太冒险了,要不是基尔伯特在……”安东尼奥突然不说话了,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久,才接了下去,“基尔伯特觉得那些人做得太过分了,所以一直在试图帮助我们这些战俘。他给了我审讯室的钥匙,然后乘着大家在撤退的时候,我去一间间地去找审讯室……谢天谢地,找到你的时候你还有呼吸。知道吗?你当时的样子真是吓死我了,全身都是血,而且已经晕过去了……然后我把你背了出来,赶在盖世太保过来做最后一遍巡逻的时候赶上了部队——当时我们和巡逻的人只隔着一座墙……真是吓死我了!后来在撤退的时候,也是基尔伯特一直在掩护我们的……所以在某方面来说,基尔伯特他……”

“本大爷不只是想要帮助你们,”安东尼奥的话突然被打断了,罗维诺顺着这个声音的方向望去,是基尔伯特。他正微微眯起红色的眼睛,打量着自己,“本大爷的理想、或者说是工作是——”他的声音仿佛在说一件可以列入史册的事,“推翻……”

“基尔伯特!”安东尼奥突然站起来,提高了声音对他说道。他看上去似乎生气了——罗维诺突然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安东尼奥生气,他生气的样子令罗维诺感到一阵战栗“不要告诉他!”安东尼奥威胁似的想基尔伯特靠近了一步。

不过基尔伯特似乎根本没有看到这件事一样,继续说了下去,“推翻这个地方——难道你愿意继续呆在这个地狱里面吗?”他微微抬起头,补充道,“和安东尼奥一样。”

推翻?罗维诺感到一阵恍惚,这个词让他几乎想到了过去的一些事情。不过他根本没有容得自己继续想下去,而是不由自主地反驳道:“别指望我会跟你们干这些蠢事!你根本不知道反抗的后果是什么!你们只不过是在送死而已!难道你没有想过吗混蛋,我们为什么会成为战俘……”他的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我,安东尼奥,莱维斯,还有别人。我们只不过是怕死的胆小鬼而已啊!”

说完以后,罗维诺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竟然这样评论安东尼奥……他喘着气,低下头来,试图躲过基尔伯特讥讽的目光。他偷偷地瞟了一眼安东尼奥:那个西班牙人像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句话一样,依旧怒视着基尔伯特。罗维诺感到一阵庆幸。

“是胆小鬼的只有你一个。”基尔伯特继续说道,“你为什么会如此坚定地相信它会失败呢?——你只不过是在找借口而已,为你的软弱,为你的逆来顺受找借口罢了!”

“才不是!”罗维诺不得不承认那个白化病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但是自尊心让自己否认了这一点,他感到自己大脑发热,干脆大吼了起来,“我知道反抗的后果……是因为我曾经、曾经是游击队……”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猛地闭上了嘴,但是已经完没有用了。他看见基尔伯特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紧接着轻蔑地冷笑了一声。罗维诺感到一阵冰冷,恐惧将他大脑中的想法一卷而空,只留下曾经在他脑海里出现过的无数次噩梦:别人是怎样评论一个投降的游击队员,会怎样说他侮辱了这一圣神的名号。他盯着基尔伯特微微张开薄薄的嘴唇,仿佛这张嘴正要宣判一场死刑。他几乎想捂住自己的耳朵,闭上自己的眼睛,然后欺骗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他不能这样做,他不想表现出怯弱的样子——虽然他就是这样。

但基尔伯特并没有说什么。屋子里骤然变得寂静得几乎可怕,令罗维诺喘不过气来,他几乎能感觉到那个德国人的目光仿佛火焰一般在他身上灼烧着。倒是有人说话啊混蛋,罗维诺在心中咒骂着。

接着是安东尼奥打破了这个气氛,他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常态,带着活泼的语气——罗维诺无法分辨这究竟是不是伪装出来的——“好啦,时间差不多快到了,基尔伯特,德国人审讯时间不会这么久的吧。”他伸出手,笑着说,“所以说你是不是应该履行一下身为党卫军的责任,把我们这两个战犯考起来吧。”

“本大爷才不是那种混蛋呢!”基尔伯特闷闷地反驳着,从腰间掏出两副手铐,一副丢给了安东尼奥,还有一副——他转向罗维诺,“站起来!”那个德国人命令道,“胆小鬼,别告诉本大爷你吓得脚都软了!”

罗维诺感到一阵羞辱,他咬着牙,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伸出了手,看着那个讨厌的白化病将自己拷上。

tbc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