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头像by evol,寒假之前不更新抱歉

【焰钢】机械之心(3)

前篇

爱德华是在一个宽敞而阴暗的房间中醒来的。

先能感受到的是机油的刺鼻气味,然后透过双眼,他看到了低矮的天花板和晃动的灯光——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幼时的世界。这是他的训练室。

他反射性地想要跳起来,却在肌肉无力的抗议中摔回了地上。他近乎无法动弹,只能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抵御着黑暗中无形的敌人:或许根本没有敌人,只是经年累月堆积在记忆深处的幻想。金发的少年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伸出手,露出一段诡异的金属胳膊。

这段沉重的手臂是一个小型的武器箱,通过一些神经来接受他的控制。但这种非自然的反射需要不断地练习和适应。他仍然记得近十年前,他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机械和肉体之间的接口还隐隐渗出血水,四肢爬着蜈蚣一般狰狞的伤疤。那时他过着一段尴尬而迷茫的日子,很多时候他只是举起手,藏在手臂间的刀刃就会弹出来;又或者是被要求使用刀刃的时候射出一道破坏极强的激光。他像是个精神病人一般被人丢在这间黑暗的屋子。当爱德华以为他终于不用担心会伤到他人时,就在那个口袋一般的阴影中,爬出了无数装载着尖利武器的小型机器——他的训练开始了。

从一开始的不足半米的小型机器,到与自己等高的机器人,最后是驾驶着战斗机械的士兵,他们在少年的身体上划出一道道血口和淤青,逼迫他迅速对所有攻击做出反应。即使现在爱德华已经“毕业”,有了奔赴战场的资格,这种训练也从未停止。

一串脚步声撞进他的耳朵中。不是战斗机械,他默默地想,只是一个人而已——是和他一样的改造品吗?不可能,他自负地想着,成功的只有我一个人。

厚重的狮子一般的声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气:“钢。”

爱德华低低地笑了一声,看着阴影吐出一个健壮的中年男子和几个跟班。他的右眼带着眼罩,仅能从左眼中看出他的和蔼的笑意——但比起面对机器人,这个人更令爱德华感到恐怖。

他甚至试图起身逃走,然而无力的挣扎只能使他越发难堪。许久,少年的口中漏出一句嘶哑的回应:“布拉德雷,你有什么想说的。”

那些面目不清的跟班中,有一个人发出愤怒的呵斥:“钢!你需要对总统先生保持尊重!”

爱德华立刻听出来了,是马尔科博士。

布拉德雷仅仅是随意地挥挥手,缓缓地说道:“研发部说你又出问题了。而且还是和你那宝贵的弟弟阿尔方斯有关。”爱德华默不作声,只是盯着他。“我知道你的要求只有保全弟弟一条。但是你也要知道,艾尔利克先生触犯的可是死刑。我想想,马斯坦上校是怎么说的——‘这是一个不平等的国家。’是吧。”

“阿尔方斯·艾尔利克也是亚美特里斯的公民,他犯了私藏电子设备罪,我们也得按照法律判刑,不是吗?”

恐惧刹那间攀上他的背脊,无论是因为罗伊还是因为阿尔方斯。他分明记得罗伊对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视听设备是关闭的。但是布拉德雷还是知道了——他究竟会知道多少呢?“罗——马斯坦上校没有说过这种话!”他高声反驳道。不,他不能够害怕,对面只是个普通人,即使他有着至上的权威,但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我是不一样的,虽然我现在没法动。

他只是怒视着总统先生,将自己的恐惧掩埋在那双人工的眼球里。他悄悄地感受着他的右手,远程武器没有力气启动,近身的——可以把机械手变成茅。这样就足够了。

布拉德雷总统看着眼前的实验品陷入了沉默:他如同一个残疾人一般瘫软在地上,小巧的头颅却傲慢地扬起来。他一定在算计着什么,布拉德雷想,这幅样子就像11年前拿自己来交换弟弟一般。总统心中竟觉得一丝好笑,这个小孩明明一无所有,但却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来争夺自己的利益,就如同一直在鹰爪下拼死逃脱的兔子。那他这次会想出什么主意来保住自己的弟弟呢?

突然爱德华的机械右手变形、五指消失,一片尖利的刀刃从小臂上弹出。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将手臂架在自己胸前——而锋刃正抵着他的喉咙。布拉德雷皱了皱眉头,他的身后窜出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双手如钳子般向倒在地上的少年探取。

转眼间,刀刃刺穿了士兵的胸膛,而那士兵的手指也卡住了爱德华脆弱的颈部。涌出的鲜血将少年的衣物浸湿,增加了窒息感。他挣扎着伸出完好的右手,掰开了因为死亡而卸去力量的手指,大口喘息着。他仰起头,看见大总统的高大的身影——他的背后就是摇晃着的冷色灯光,是他的面部看起来模糊不清。

“你想杀了自己吗?”

“而你肯定不会允许这件事发生。”他累得只能发出气声,“毕竟,我是唯一的成功品啊!而且,我杀掉自己,总是比你们阻止我杀掉自己容易一些。”

中年男人竟笑了起来:“所以你是在威胁我。”

“才不是,我这不是和你商量吗!你瞧,我算是你的狗,而你总得要绳子。你将阿尔方斯留着,我就对你言听计从。他就算有电子零件又怎么样,他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他就算是有再大的本事,还能撼动您的地位?”

“说得好!”布拉德雷抚掌大笑,爱德华在他的笑容中渐渐放松下来。他感觉浑身的肌肉在无声地尖叫着,但这又怎么样呢,他胜利了。

“——但是你搞错了,钢。一、我可不在意我的地位如何,我作为总统,早已在入职时便宣誓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祖国,二、你可不是一条狗,你只是一个机器而已。所谓机器,是不需要有想法也不需要和主人讨价还价的。”布拉德雷突然抬高了声音,“马尔科博士,在实验001中是谁提出来保留这个人意识的想法?”

爱德华敏锐地听见马尔科倒抽了一口冷气——但这个声音被压在了人耳无法听见的范围内。他唯唯诺诺地回答道:“是玛利亚·罗斯少尉。”

“她现在在哪里?”

回荡在爱德华耳边的是粗重的呼吸,他几乎无法分辨这是谁发出的,这个声音如同一个巨大机器,在永无停息地运作着。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或许是压在他身上的尸体太重的缘故。

“殉职了,阁下。她在伊修瓦尔歼灭战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那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

布拉德雷点了点头,终于离开了爱德华。他若有所思地在空旷的房间中踱步着,丝毫不在意发出越发让人无法忍受的单调的脚步声:“玛利亚·罗斯,是科研部门的人,她是怎么会调职到前线作战的呢?我可不记得前线是如此缺乏人手。”

“是她自愿前往前线的,阁下。”

“那可真是一片忠心肝胆,马尔科博士。我相信她这样无畏的爱国者,是不会想使亚梅特里斯共和国的和平拥有‘钢’这个隐患。或者说,是您提出这一想法的?”

“不是的,阁下!”马尔科绝望地哀嚎道,他双脚颤抖,那份恐惧也渗透到他的声音中,“她的初衷是希望人类的高度适应性可以让‘钢’拥有更加强大的灵活性和战斗力。先生!她可没料到这人竟是如此的反动!”

“那就将这份错误给修正过来。”总统命令道,末了,他转头给爱德华一个和蔼的笑容,“既然你那么诚恳,我就请求法院,给那个误入迷途的青年人一个改错的机会吧。”

tbc(?)

-------------

没人看于是放飞自我x

可能有参考国家队的元素???

本篇有打架用的机甲是明日边缘风格的(如下),萝卜片我写不来(脑阔疼)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