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头像by evol,寒假之前不更新抱歉

【焰钢/尔温】机械之心(2)

前篇

前方大量私货(什么)请不要举报,我删就是了(鞠躬)

-------------

“你昨天睡了几个小时?”当阿尔方斯在数学课上第五次垂下了头的时候,他的同桌温莉·洛克贝尔忍不住问道。

“嗯?”阿尔方斯从座位上猛地弹起,随即尴尬地坐了回去。他看了看已经如同乱码一般的笔记(天哪电脑居然能识别出他的鬼画符),“3——不对,4小时。”

“你真是要猝死了!”温莉生气地鼓起了腮帮子,将自己的笔记传发送给了她的同桌——随即他们的电脑上同时发出了警告声,讲台上,老师怒视着他们。

“嘘——”阿尔方斯赔笑道,他压低了嗓门,缓缓地扫了一圈四周,像是一只警觉的兔子,直到发现了墙角的摄像头。少年巧妙地挪了挪身子,宽阔的背脊挡住了镜头,然后,他从衣服的夹层中掏出了一块布:“你昨天问我的问题,我帮你在网上找到资料了!”

他看着自己爱慕着的女孩——她是如此的美丽!那蓝色的双眼像是童话绘本里裁下的悠远的天空,缀在那张小巧的脸蛋上。但这又怎比得上她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呢!三周前,当温莉将机械铠的设计图纸摆在他面前时,他能做的也只有赞叹了。

“厉害!”来自温莉的赞叹将阿尔方斯的脸颊熏得通红,他挠了挠头发,回应道:“我跟你说过家里的那个暗格了吧——那里存着一个电脑的设计图以及一些非常奇怪的电子配件,然后我到安德森的旧货集市买了点原料,自己搭出来了。”

“你知道吗?”阿尔方斯一谈起自己的爱好,温和的语气中不经意间掺杂了许多激动的情绪,“那个电脑——虽然它烂的我都不想说这是电脑了——但是它可以自动收到其他国家的网络信号!而且由于是我自己搭出来的,它甚至不会连进我国的网络里!”这代表着他的电脑不会被所谓的“政府”监视着。

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总是会有这种奇妙的幻想,认为“政治”是邪恶的。所有人像是被养在猪圈中的家畜,被无知无觉地培养大,然后在被那一天被推进了一个巨大的运输箱,在一声惨叫中凄惨的变为尸体。他们觉得每次议会的投票都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表演,由一小群少数派扮演着反对者,然后毫无悬念地被大多数支持人击败。而那个和蔼可亲的布拉德雷大总统,由于在任长达18年,被这群不安分的青年称之为“独裁者”——但他们又会选择性地无视这位国家领导人是有多么受大人爱戴。

而阿尔方斯·艾尔利克,尽管他成绩优秀、性格温和,还长了一张人见人爱的脸,也是这群人中的一员——他甚至还有个奇怪的理想:他想要找到梦里的那个人。

说起那个长发的男孩,他如同一把尖利的刺刀,割裂了这“虚伪”的美好生活。阿尔方斯的人生是如此平凡:他是一个孤儿,受到政府的“幼苗计划”的帮助,分到了一个小屋和每月30刀的零用钱——这在每家每户都能获得免费生活照顾的圣特拉尔市已经相当不错了。然而那人明明从未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却总是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惨死在自己的梦里,不仅让他心起疑虑。

当然,皮那可奶奶(也就是温莉的奶奶)总是说他只是想多了,或许这只是一些动漫或小说里出现的人物加上他的那不安分的小脑瓜结合出来的幻像——“你干脆去写小说吧。”那个常年抽着电子烟的老婆婆敲了敲他的脑袋。

怎么可能呢!他闷闷地想,再说那个只有自己的手纹才能打开的暗格——他不相信梦里的那个男孩与自己没有关系。

一天的时间飞逝,转眼,“太阳”(没有人会在意这个恒星本来的名字)缓缓落了下来,它像是一个围观群众中的孩子,透过高高低低的建筑,小心翼翼地窥觑着生活这个舞台上一场场奇妙的戏剧。那个舞台上,有着无忧无虑却又异想天开的阿尔方斯·艾尔利克与温莉·洛克贝尔,也有着无所不能却浑浑噩噩生活着的爱德华。

他此时正靠在安德森杂货铺的墙壁上,饶有兴趣地俯视着地上一具具散乱的尸体。明明一共已有三把手枪,结果在我走进来的时候,却一个个像疯子一样往前冲,还说着什么“军队的走狗”之类的话,简直比喝了酒的哈勃克还有意思。爱德抬起头,环顾着这个风格怪异的复式居住单位。显然这里进行了许多非法的改造,墙壁两遍摆着许多柜子,上面堆着一些奇怪的玩意:缺了腿的洋娃娃,一串红宝石项链,一些现在已经不再流行的纸质书籍,还有……电子零件?这是哪来的?难道所有的废旧电子设备不应该统一送到信息部销毁吗?

对了,他们被清除的理由应该是“试图扰乱国家稳定”——也就是俗称的造反。

他休息了一会儿,直起身子漫无目的的踩进一滩滩鲜血中,沿着楼梯走到下层。那里只比上层多了一个柜台。如果是追究同党的话,在这个店买过东西的人应该或多或少会有嫌疑吧。他暗自猜测到,点开了柜台屏幕上的屏幕。

福克斯·比克:手镯

莱恩·道斯:绘本《海的女儿》

……

浓重的血腥味飘进鼻腔,几乎在他的喉咙中累积成粘稠的液体。大脑不自觉地运转着,刻画着购买记录中那些人的死去的样子——解决这些人会麻烦很多。他在每一个名字上都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义眼的录像功能直接将看到的所有图像传输到情报部。

直到他的实现落在了“阿尔方斯·艾尔利克:电子部件”上。

爱德几乎跌坐在地上,双眼干涩不堪。他像是突然被夺去了呼吸,急速喘息起来。

为什么是阿尔?为什么是他?

他在一片思维的混乱中,突然想到了什么,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失败了,植入耳廓的传声器响起指令:“钢,心率超标,汇报情况。”

“安全。清理任务完成。”

“名单中最后一个是什么,汇报。”

“……”

脊髓深处突然炸出一串刺痛,他猛地咬住下唇,将一声惨叫吞进喉咙。身体似乎不受控制一般,每寸都爆发出剧烈的痛苦,他几乎能感受到埋在身体里的金属——它们如同一把把尖利的刀刃,割裂着薄薄的一层肌肉。

爱德华的意识近乎模糊,但是机器的声音依旧在耳边想起。

“汇报。”

“……不知道。”

“汇报。”

“我说了不知道!”

他蜷缩在墙角,全身的肌肉绷紧,手指不自然地抽搐着,像是和一个无形的东西搏斗着。他的身体突然直起,又猛然跌落,像是个无助的野兽,不断地嘶吼着。

“最后一个名字是阿尔方斯·艾尔利克,你曾经的弟弟。”

疼痛猛然松开了爱德华瘦小的身体,将他摔在满是鲜血的地上。他透过歪曲的视角,看见了那些布满伤口的尸体,嘴角扬了一下:他现在看起来也像一具尸体了吧。

他这么想着,心中涌起了一丝苦涩。太阳的光影落下去了,压在深处的黑暗就慢慢地攀上了残缺的四肢和腥臭的鲜血,而这惨剧的尽头,躺着爱德华,也就是代号为001的钢。那个男孩心中满是疑惑:为什么自己可以轻轻松松打到混蛋罗伊,却连自己的弟弟都不能保护。

tbc(?)

--------

尔温线在大纲里be掉了,很后面会有一条麟兰线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