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心宽体胖,一步一坑

【亲子分】bella ciao (3)

前篇:(2)

由于闭上了眼睛,罗维诺只能感受到走在他身后的德/国人的手仿佛钳子一般夹住了他几乎没有肉的肩膀,推着他往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绝望是时间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意义。他突然感觉四周变得阴凉起来,他的鼻子中灌入了一股带着微弱腥咸味的空气——也不知道这个转变是缓慢还是突然的。然后他感到自己被强行掉了个方向,然后被抵在了柱子上,双手则被扭到了身后。当他的手腕处的皮肤传来冰冷的金属的触感时,他再也忍受不住这种未知带来的恐惧,睁开眼来。

罗维诺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个德/国人的面孔,鞭打就开始了。

一下,两下,剧痛掠夺了他几乎所有的感觉。他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讨饶的声音。不一会儿,他的口腔里就充满了弥漫在空气中的那种腥咸味——也不知道是因为咬破嘴唇的缘故还是因为鲜血从喉咙中涌了出来。他似乎觉得自己就浸泡在鲜血之中,口腔吞咽下去的是血,睁开眼睛看到是血,粘在皮肤上黏糊糊的是血。

由于是黑暗,那段记忆里只剩下了疼痛——连施暴者的面容都没有记住。他当时曾一度认为自己已经死了,因为似乎有一段时间疼痛似乎减轻了,不过他不敢确定,因为他当时连不痛的感觉都想不起来了。如果让他形容那时的感受,他只能茫然地摇摇头,说:“我感到很痛。”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罗维诺突然意识到鞭打已经结束了,四周宁静得几乎已经可怕,仿佛是冰水一般让他的思维清晰起来。他首先意识到自己依旧被绑在木桩上,这让他排除了自己已经死亡的可能。接着他可以感受到鲜血仿佛像爬虫一般顺着自己的皮肤流下,这样他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想到这一点,他感到一阵恐惧,费里西安诺毫无生气的面孔又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不想死,求生的欲望迫使他做出行动,他试图微微发出一点声音,却也让他原本已经麻木的神经再次感到一阵疼痛,“有……”他几乎分辨不出来这是自己说的话,但是这并不重要,他试图继续说下去,却发觉自己不能控制喉部的肌肉,只能发出类似哑巴一样的嘶声。

过了好久都没有人回应,这并不符合纳粹军官的敏锐性。黑暗和寂静让罗维诺怀疑一切都是幻觉。但其实不是,那个人已经在某个时间离开了,这个房间只剩下他一个人。没有人可以帮助他,他只能无声无息地死掉,在疼痛中结束生命。

他不想死。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猜想自己大概不断地昏迷过去又醒过来。因为有时他仿佛感到身上一切的疼痛都消失了,但是突然间他会想到自己还可能有获救的希望,然后变得清醒,感官变得异常灵敏,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仿佛这黑暗中隐藏着什么不知名的危险。他模模糊糊地认为自己在昏迷的时候错过了唯一得救的机会。

罗维诺……罗维诺……你在吗?

这声音仿佛很轻,仿佛来自很远的地方。但是由于审讯室内极度的寂静,他仍然捕捉到了这句话。这令他瞬间警觉起来,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幻觉,但这依旧值得一试,他试图回应——由于过去很长时间他已经有足够的力气了“我在这里……”声音轻地令他感到绝望,“我在……”

突然他怔住了,门被打开了,一道带着暖意的光在审讯室的水泥地上印上了一条淡黄色的光带,清晰地勾勒出一个人的剪影。罗维诺突然感到一阵疲惫——得救以后的疲惫。他用最后一点力气使自己抬起头,看清楚这个人的面孔。

安东尼奥Ÿ·费尔南德斯Ÿ·卡里埃多。

接下来他就晕了过去。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