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头像by evol,寒假之前不更新抱歉

【未授权/焰钢】I'm giving you a night call (1.3)

      爱德华跳下载着他的警车之时,天色已经暗沉下来,而空气变得潮湿。犯罪现场藏在一个公寓楼和肉店后面的黑漆漆的弄堂里。它已经被围了起来,在拐角处爱德能够看到一小群人并且人数正越来越多。气味难闻极了,但是垃圾箱近乎填满了,而垃圾洒落在小路上,只留下了热烘烘的、恶臭的一片混乱。

      爱德华向站在黄色警戒带前的警官出示了他的身份证,但却遭到了一个女士的阻拦。

    “上司想见你,”女士通知到,指了指在尸体旁仓促搭成的白色帐篷以防下雨。

     “哪个上司?”爱德华问,挑了挑眉毛。女士干巴巴地向他露出了一个假笑,却丝毫听不出幽默而是一种讽刺。

      “大老板。对这件案子特有兴趣,你知道吗?”

      “你会告诉我吗?”爱德叹着气问她,弯腰钻进了带子。“还有,这好像就是我们的连环杀手。”传来了一声刻意的西部美国口音:“天哪,这一定是圣诞节”

   “说对了,”女士高呼。“意味着我马上要晋升了!”

     他谨慎地沿着标示出的走道前进,大笑着向她挥了挥手。几步外一道沾污了小巷的血迹清晰可见。如果身体被拖拽过那么很有可能留下头发和纤维。一个死尸比人们想象的要重。指甲深嵌入肉里的时候很可能会撕裂,或许还有一些部分留着?

     不太可能,爱德华明白。过去的五具尸体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踪的迹象,有着被毁坏的手和残缺不全的脸,这看起来不像他可以拍几张照片扔在广告牌上写到:“你知道我吗?”的那种类型。一个年轻的技术人员看到了他,匆忙跨过一旁紧急搭起来的桌子并递给他一副橡胶手套。

    “谢谢,贝丝,”他小声嘟囔着,由于他没时间几下她的姓于是他干脆叫起了简称。他捕捉到了她转瞬即逝地明朗的笑容,并转身对着一个穿着制服的更为年长的男人:“啊,”爱德华笑道,“休斯。”

    “爱德华,”男人打招呼。在他惯常的笑容之后是他嘴和眼角紧绷的纹路。爱德准备好迎接一连串的照片,但他并没有拿出来而是指了指那具尸体。“第五个尸体。”

     “我知道。”爱德华叹气,转身盯着那具尸体。脸上鲜红而恐怖的皮肤已经模糊得无法辨认。白色的裙子被鲜血污染,而血仍源源不断地从脖子溜出。“多久?”

     “看起来不超过两个小时,”贝丝插嘴道。“一道自下而上的刀伤,经过胸腔,刺进心脏。腰部有伤口,脖子上有淤青。指甲破碎——他反抗过了。”

     “是这样的,”爱德华说,然后蹲了下来,从贝丝旁边的那个大箱子里抽出了把镊子。他小心翼翼地夹起衬衫领子,看到了明显的是有手造成的淤青。“验尸官到了吗?”

     “堵车了。”休斯说道。“你得像往常一样把这个考虑在内。”

     “他妈的。”爱德华啐道,抬起眼睛,眼底却没有一丝温度。“鲁塞尔在度假。他应该在弗莱查飞往伦敦之前和他在一起。

    “嘿,他开起来超级想要作第一个看到尸体的人。”休斯指出,抓住他的两只手。“另外,你不喜欢麦克斯威尔吧。”

           “那是因为戴维斯就是一个大傻逼。”爱德华低声嘟囔到。贝丝低低笑了起来,他快速向她笑了一下蹲在尸体的腿边。两只鞋子,曾经锃亮发光,现在已经严重磨损了。“他被拖拽过。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他站起来,皱眉。“为什么杀了他以后还要把他拖几英尺远。”

    “为了更好地藏起他?如果他把他丢在血迹开始的地方从街道上就能部分看到尸体,”贝丝说道,忧虑地咬着下唇。

     “那不是这个家伙的行为。”爱德华摇了摇头。“看在上帝的份上,二号受害者被丢在一个公园的操场中间,那家伙不关心隐藏罪行。你是说两小时吗?”贝丝点了点头,爱德华沉下脸,“他不是被拖拽的,他自己爬过来的,试图逃跑。那些一定是裤子膝盖上蹭到的混凝土。”

       休斯走到血迹开始的地方,并且沿着它的方向走到被停泊的警车堵住的小巷尽头。“为什么走这边?街道在另一头。”

       爱德华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摸着下巴。“难说。也许最好能看一下。贝丝,做我们的受害者,走到血迹开始的地方。”她点了点头然后遭到血迹开端。然后爱德华转向休斯。“你做杀手,在另一边。从喷洒的血点看来杀手应该面朝南,而我们的受害者面朝北。”

      休斯点头,走到贝丝面前。贝丝尽可能的模仿他们的受害者第一次被攻击时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放到脸上,手指滑进她的淡金色头发,当休斯举起手时,她推开了休斯。爱德华缓缓地走过小香,寻找任何迫使他们的受害者放弃本来可以得救的机会的东西。

     “你说他有身份证。”他问道,休斯拖着脚步走进了他的视线。

     “马修·海尔斯。二十二岁。在他的手背上有一个明显的胎记。他在上周六就失踪了。”休斯喊道。爱德沉下了脸。和阿尔同岁——当他看到一件罪行和他的弟弟有相似点时总会变得更困难起来。

      他突然停下来,眨着眼睛看着小巷中央的一张口香糖包装纸。他四处寻找罪魁祸首,搜索着垃圾桶找与之关联的物体。但是其中两个垃圾桶却都是硬纸板而剩下三个都关上了。任何东西都没有机会来污染犯罪现场。从逻辑上讲,他不可能是相关的,但是人们不可能只是因为一块拼图不适合这个游戏就随随便便地扔掉它。

     “你正在被袭击,”爱德华大声说道。“有人恶意地拿着刀,而你又受伤了。你伤痕累累,而且你知道如果走到路上就会安全,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你会认为反方向爬是更好的选择?是什么让你如此确定?”

      爱德华回头看向仍然呆在原地的贝丝和休斯,看向那具尸体,和那个突兀的口香糖包装纸。他陷入沉思——一个被人放在这里的口香糖包装纸,由于外表干净、空白一片,可以推断这是不久前发生的。他对它眨了眨眼睛,回头看向休斯和贝丝。

    “除非你有更好的机会,”他说,他们站了起来看向他。“除非那里有人。马修认识并且相信那个人会帮助他。给我一个照相机。”

      其中一个站岗的警察上前几步给爱德华递了一个照相机。他晚霞膝盖对着口香糖包装纸派了两张快照,收回了脚步。

     “谁是负责这里的侦探?我要告诉他们——”当他瞥到休斯走上前来时他闭上了嘴。爱德华皱眉。“什么?”

     “没有侦探,”休斯说。爱德华炸了眨眼。

     “什么叫‘没有侦探’。那谁他妈来解决这桩案子,休斯?玛丽·波平斯?”(注)

(《玛丽·波平斯》该片根据英国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化身为保姆的仙女玛丽来到人间帮助 两位小朋友重新获得生活的乐趣,并让他们的父母重享天伦之乐的故事)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休斯耸肩,爱德华瞳孔紧缩,退了一步。

      “等——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不是为最新的尸体来的,你为什么——”

      “马修·海尔斯是一名士兵,准确来说,中士。”休斯打断他的话,满是歉意地笑了笑,“这意味着军队会介入。”

   “不,”爱德华喘息着,瞳孔紧缩,“不要——”

    “就是这样,”休斯做了个鬼脸。“我们要——”

    “别说了。”

    “马斯坦上校和他的手下一起解决这个案子。”

    “艹。”爱德华捂住脸。“艹,你说出来了。你干嘛说出来?为什么——”

      休斯耸肩,仍然带着一丝歉意。“我从一开始就无能为力。”

    “狗屎!”爱德华吼道,愤怒地挥着手,“为什么一定得是马斯坦?你这么恨我吗?”

    “非得是马斯坦,爱德华。”休斯说道,他的声音此刻有点强硬了。“其他人的话,上帝保佑我们没有带着弓箭手(不会翻),都会从我们手中拿走管辖权并且声称这是他们的。”

      爱德华退缩了,几乎发出嘘声。他的双手紧捏成拳,他几乎能感受到他的下颚紧咬时带来的头痛。爱德华对马斯坦的恨意如滔天巨浪,即使最有经验的水手也会迷失其中,但失去了对整个案子的掌控的想法远超过这个。如果爱德华无法掌握“伤疤男杀手”案件,那么“钢”就会介入。这样的话,爱德华就得寻尽一切办法来搜索有帮助的证据。如果被踢出案子……

    “现在冷静下来了吗?”休斯问道。“要做一下深呼吸训练吗?格雷西亚的瑜伽姿势就很要好处,数三下爱德,数,三——”

      “如果你不闭嘴,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上司,我都把你的手臂给卸下来。”爱德华再闭上眼深呼吸之前大吼道。“我们得得到尸体。”

    “我们已经拿到尸体了,”休斯指出。“他们会大量使用我们的设备。由于北方的冲突,现在他们人手短缺。”

    “我不会跟他们共用一个实验室的。”

    “我们可以争取一下。”

    “或者我的设备。”

    “我们或许得在这个上面妥协,”休斯皱眉。爱德华睁开眼睛盯着他。

    “他们不会得到贝丝的,”他指着休斯,“或者鲁塞尔。我依然是首席法医。”

     “不会有别的可能的,”休斯愉快地说。“此赛,现在我们可以拿到军队文件了,这可在以前是不可能的。谁知道呢,没准他们能加速这个过程呢。”

     “最好这样,不然就是另一个‘军队全都是无能废’的证据。”爱德华咕哝道,休斯揽住他的肩膀,把他拉近一步。

   “还有,”休斯说道,声调一改前面的不正经,显得严肃而冷静。“某些夜行者最好从现在就离这个案子远一点。我们都知道马斯坦在察觉到‘钢’的介入会做些什么。”

      爱德华叹了口气,挣脱休斯的控制,盯着他。“呃,好吧。你比阿尔还糟糕,不管怎么样,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休斯把手绕过爱德华的肩部,把他往下按。“因为你不这么做就永远不会有这个工作了?以及因为你从来不会对你亲爱的马斯叔叔撒谎?”

     “好吧,他妈的真好。”爱德华说,甩开他的胳膊,“那个混蛋什么时候来?”

      “马上。我应该要见他,然后开一个记者发布会,然后再把避过挪回办公室。”

       爱德华笑了。“行。我们这不需要你这种人。笔杆子。”

     “你真让我受伤啊,”休斯说道,摇了摇头,“别嘲笑我了,笔杆子正在确保你不是那个全市最需要通缉的人。”

    “假设你做长官会有些补贴。”爱德华叹气,“尽管可能性非常非常小。现在,走吧,我要处理一个犯罪现场。”

      休斯在爱德华阻止之前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走向了在犯罪现场一端聚集的一群警察,去拦住人群。爱德华盯着他的后背看了几秒,转身走到正采集留下的指纹的贝丝和另一个犯罪现场侦察员。他是值夜班的,爱德仅看到他路过,但是爱德认识正在搜索垃圾箱的萨拉和用紫外线扫描小巷路面的埃里克。

      当他看着基本上循规蹈矩的现场处理时走神。所有值得注意事情都拍了照厚实打包带走,血迹从混泥土上脱落下来,当他大致沿着混凝土爬的时候他感到他的膝盖都快锈了。

     “我们不会从指纹中获得很多东西的,现在我们也不要它们。军队有指纹和牙齿的记录。”贝丝低声说道,把纸扔回工具盒里面。“或许鲁塞尔会告诉我们什么?”

     “嗯,可能吧。”爱德华说,在他细心研究血迹时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他反抗过了那么这里的血就不是来自海尔斯的。尽管挺难把它分离出来。”

    “谁知道呢?”贝丝爽朗地问道,“或许‘钢’能够过来帮我们处理案件。”

    “然后让他玩得开心?”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来自白色帐篷下,“打消这个想法吧。”

      爱德华僵住了,闭上眼睛小心地数着自己的呼吸,站了起来。一旦他确定他不会本能地进行攻击后,他转身,给马斯坦上校一个漫不经心地表情。他在制服外套了一件深灰色的大衣:一件白色衬衫和深蓝色的裤子和夹克衫,扣子扣到了顶端。他的领带整齐地塞进夹克里,发型一丝不苟。爱德华真的、真的恨他,主要是因为他那副人模狗样从来没有在爱德华面前失败过。“你应该找休斯说话。”

----------------------

翻了一下以前的翻译真的是错误百出,给大家带了麻烦了,非常对不起

是随意分得段,因为这一段有那————————么长,也对不起原作者

前男友终于出场了(哭唧唧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