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我冷的cp真萌

i'm giving you a nightcall by clairedearing (1.2)

原文地址戳这里

前段及简介:1

      与寒冷的夜晚相反的是,太阳在空中的位置越来越高。在正确的巴士在站停下之前——阿尔不安的将他的手掌扭在了一起,爱德华灌下了一个小时里的第四杯咖啡——现在外面已经很亮了,炎热灼烤他们。阿尔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和短袖,享受着不被高楼大厦拦住的清风。爱德华在长袖外套了一件AC/DC短袖,穿了一件牛仔。于阿尔近乎乱蓬蓬的头发不同的是,爱德华的金色的长发被扎成了高马尾。更糟糕的是,本应该在中午到的巴士已经晚了两小时。当它爬进停车场的时候,已经快两点半了。

     直到温莉从巴士上跳下来之前没人能知道她今天会是什么样。四年前她就去她就离家去工程医药大学了,而她现在来到这个过于喧嚣的圣特拉尔来拿医药工程学位。当她离开爱德和阿尔的时候,她剪的是齐耳短发,二段还因为打了耳洞而发红——为了能够带上爱德和阿尔的赠别礼物;一双黑色的圆形耳环。过去的三个生日里他和阿尔送了她一副又一副的耳环和一系列照片但是她求什么照片都没有寄回来。

      她在幼年的时候是胖乎乎的,很容易擦伤而且更容易掉眼泪。在那个时候唯一的能够安抚她的是她的祖父阿尔方斯,爱德和阿尔的祖父爱德华的弟弟(由于名字的缘故)。在青年时期她将头发折腾过所有能想象到的颜色,足够让她爸妈尖叫起来,并给他们紧张的关系雪上加霜。如果她顶着一头红色莫霍克发型从车上走下来,爱德确信她远在福罗里达的父母一定会心灵感应地发心脏病。

      然而经过这些起起落落,温莉保持着在爱德华·艾尔利克心中“最好的伙伴”的地位,以及永远是阿尔心中‘上帝啊他从三岁时候就爱上你了你就是眼瞎’的对象。在爱德华

     阿尔,理所当然地,先看见了她。即使有着侦查技巧,爱德也很难从人流中找到温莉,而无论温莉搞成什么样子,阿尔也能在几秒钟内找到她。爱德华怀疑他脑子里有一个指南针,当然指的不是南方而是温莉。

    “在哪里,”阿尔吸了口气,跑过去,手上攒着一板他们逛遍了整个超市买到的巧克力。就是那种能让阿尔破产的名贵品。爱德华随即跟了上去,在那些和他反方向的人挤出一条路。他现在能够看到她了,令人吃惊的铂金色头发绑成了马尾,但它是分层的,所以她的头发的前部和刘海是松散的。

      牛仔短裤和白色背心,外面套了件皮质的夹克,以及白色角斗士凉鞋。当她挣扎着拉出两个硕大无比的行李时,阿尔方斯几乎停下来帮助她拿所有的东西,于是一个登山包罩住了他的肩膀。

      “这是纹身吗?”爱德华打招呼的声音传来,温莉吓了一跳,脚后跟一转,伸出右脚,露出了微笑。她膝盖侧正画着一个简洁的蓝色小星星。

     “你喜欢它吗?”她问道,笑了起来:“男孩子们给我的,为了毕业。”

     “那些男孩,爱德华认为,是一群她曾经提到过的摩托车手,曾经来过她工作的机械铺。漫不经心地,他弯下身子,晃了晃阿尔,那人的大脑在走上前去、视线从温莉的光腿上撕开时才转了起来。

     “这儿!”阿尔说,晃了晃巧克力塞进了温莉手中,然后他拾起了其中一件行李。当他将行李翻过肩膀时他顿了一秒,“不,等等,我的意思是——”

    “嗨,阿尔,”温莉大笑,换了一个手拿巧克力来紧紧抱住他。仅一秒后Al反应过来,几乎被她勒死过去。温莉看起来并不介意;她总是用挤出最后一点牙膏的力气来抱别人。当她拥抱幸福一样抱住阿尔的时候,爱德能看见所有的金属耳环上上下下地挂满了她的耳朵。他曾想过她会带拿衣服但看起来她好像都带上了。“啊,”她咕哝着,“我想死你们了。”

       她放手后就去袭击爱德,他也失去了平衡并且被拥抱弄得元气大伤。“好吧,”他大声说道,“没了你我们过的很好,机器脑子。”

      温莉松开手怒目而视,他警惕着挨打但是这并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她松开手把另一件行李扔向他。

    “来吧,”她命令道并且走下了车站,“我饿死了,我想要些鸡肉。”

      爱德华习惯性地翻了个白眼,但仍然跟上了她。阿尔在他两步之后,然后很快超过了他,跌跌冲冲地走到温莉身边并摆出了一个明快的微笑,“所以,你做了那些事啊?”

    “哦,没什么,”温莉反驳道,“上个月毕业,爸妈在所有人面前哭了一顿把我弄得进退不得,纹了纹身然后被这里录取了,花了贼长的时间写完我的论文所以我才能过线。”她的笑容越发灿烂,“啊,能和你们这些家伙再次住在一起真好,就像我们小的时候?你的摩托呢,爱德?”

    “现在在车库,前面挂了,启动不起来。你会帮我检查一下的,是吗。”

      温莉翻了个白眼,“拿去介于你是否能付我钱。”

    “你白住在我们家啊!”爱德吼道,瞪着她。她笑了一下,然后朝他吐了吐舌头。

    “这不是我的问题,”她指着他的鼻子责骂道,“另外,首先你不应该把他像这样子弄坏,你车子没有保险吗?我为什么一定得修它?”

      他怒视着她,选择性地无视了阿尔越发浓郁的笑容,“就像我无数次告诉阿尔的那样,你知道为什么。”

    “哥哥阻止了一场抢劫——通过把他的摩托车撞进他们逃跑的卡车。”阿尔解释道,温莉的嘴角耸拉下来。阿尔和爱德已经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一年多了,但很显然她认为适应。这期间已经有了十三次演说,四十七次深更半夜愤怒的来电,3词含泪的咆哮:爱德快要死了,于是阿尔方斯迫不得已给她打电话因为当你近乎失去意识的时候你是不可能拨电话的,以及在所谓的含泪的咆哮之后三次生动的互吼大赛因为爱德不得不解释为什么他就是不能去一员。

     (‘他们首先会调查的地方就是医院,而且阿尔想要成为一名医生所以我不过是给他一些练习的机会——我他妈——温莉,行了!我错了,我错了行了吧!’)

      温莉正朝他皱眉,将穿着皮夹克的手抱在胸口,在她明显泄气之前,她半开玩笑地说:“你受伤了吗?”

      爱德华缩了缩身子,迎接着她的爆发。有时候这就像是火山,蓄力的时间越长,爆发就越可怕。“呃,没,其实并没有吧。当我滚出来的时候划破了手臂,但是——”

    “如果你弄坏了那个手臂,”温莉嘶吼道,抓过他的右手。她上上下下地透过袖子摸了一遍,很可能是在找任何随坏或是凹痕。他知道她不会找到的;一,因为实际上他很爱护他的义肢,真的,以及二,因为任何时候他严重地磕了一下义肢他就会在任何人注意到之前修好它。

      “手臂很好。”爱德华把手臂从她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放轻松,机器脑子。”

     “他一直很爱护它的,”阿尔说话了。他们跨过站台的边缘,温莉花了一秒钟搜索沿路的快餐店聚集地,然后把他们领到一个烧烤铺前。“真的,他真的有,温莉。”

      她怀疑地研究他们,然后转了个身排进了队伍。“我会相信阿尔的话的。我一点都不信爱德的话。”

    “什么——这不公平,摆脱!他说的和我一模一样!”

    “但是,他不是你。”温莉指出,然后转向小贩,点餐,完全无视了爱德不相信的样子。过了几秒钟当他转而点菜的时候他就不介怀了,主要是因为爱德在几秒钟内可以忘记所有事(只有很少的例外)当有人给他食物。“那么和我谈谈你们白天的工作吧,”温莉说道,挥了挥手,接过她的那盘烤鸡。

    “我在大学医院工作,”阿尔说道,在爱德华可以偷走他一半食物前挪走了盘子。“在医学院的最后一年,所以你知道的,带薪实习生。”

    “他那个领域顶级的,”爱德华声称,自豪地笑了。“校史上为一个在二十二岁就拿到西约为的人。也可能是最快的。”

      当他们走向路边的空闲的长凳时,阿尔的脸露出一片有趣的红色,埋头盯着他那盘食物。汽车站坐落于圣特拉尔市中心,靠近公园和大学,几乎可以看到他们。直到现在他们才开始看到大学校园的起源,巨大的杉树排列在街道上,更加自由的空气萦绕。

     “我十六岁的时候就上大学了。”阿尔方斯呢喃到,回了一个微笑,“我只是比别人更快地上完了本科。”

     “不管哪种,这都让人印象深刻。”温莉笑了,仰靠着叹气,“我希望我的学业结束了,我的意思是,我可以,但是我还有三年时间才能拿到博士学位,你知道吗?”

     “但是,”阿尔方斯很快说道,“你也在做医学工程,这完全是另一个等级。所以,你也非常厉害。”

     “而你有爱德华,”温莉笑道,晃了晃阿尔方斯,“那个在四年里就以理论物理学位毕业了但却做了犯罪现场技术员。我相信你外公一定会欣喜若狂:他的后代现在正在为那些每天都想杀掉他的人工作。”

     “一,”爱的翻了翻白眼,“警察不是那些有格杀勿论的命令的人,这是那群脑子里装屎的军队干的。二,放过我的工作好吗?我干的很好,收入也很可观,工作也能完成。证据是真像的基础,我也需要这个职业的证据辅助我的另一个工作。好吧,外公会理解的。”

       温莉皱眉。“你比我们祖父还要差劲。‘全是一,一是全。’‘等价交换’爱德华祖父以前在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说的那句是什么来着?”

    “‘在我们的世界外还有另一个世界。’”爱德华和阿尔说。爱德华昂起嘴角向他们两人苦笑,继续说道:“你不能闭着眼睛活着,假装你的世界就是唯一有关的。”

     “对,”温莉叹气,“你看起来真的把它放在心上了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无视他叫疼的声音。“但是,靠,我很确定他不是想说‘成为一个义务警察然后尽可能地陷入各种麻烦。”

     “我没有尽可能地陷入各种麻烦。”爱德华抗议,嚼着他的食物。“如果有,那是麻烦找上我。”

      他的前兜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颤音然后想起了X档案的主题歌。阿尔方斯和温莉都给他一个不以为然的眼神。爱德华皱眉。

    “这不是麻烦。”爱德华抱怨,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听,离开他的弟弟和远房表妹。“这是工作。喂?……没,就在16号街?……和其他人一样手法,嗯。今天我休假,你知道吗?………………什么叫你有ID,其他人没有ID——你怎么…………给我二十分钟。”他挂了,皱眉。“我不得不走了,阿尔,你和温莉在一起,好吗?”

     “哥,”阿尔方斯嘶声道。“今天是你的休假,你不应该今天工作的,这不公平!”

      温莉扬起了眉毛,显然在犹豫不决:一起谴责他或是和往常一样,她丝毫没资格让他远离工作1。(多少次他们看见她趴在一沓车零部件的中间了?)

    “显然这次现场有ID。”爱德华说,他开始恳求。“阿尔,你知道这是我的案件,我两个月前就在搜捕这个人他一次都没有让我们搞明白他杀了谁。求求你,求求你好吗?我会回家吃晚饭的。我会从你喜欢的那个饭店带中餐回来。我保证?”

      阿尔方斯瞪着他,然后将视线转向温莉,她正在对他笑着,他泄气了。“好吧,你最好带蔬菜杂烩回来而不是像上次那样你说‘忘了’”

    “我不会的,”爱德华摇了摇头,从长椅上起身,视线上上下下地端详着最近的交叉路口。“我得叫辆车。温莉,看在上帝的份上,请到家后看一下我的摩托。我总不能一直走路。”

      温莉弹了弹她肩膀上的散发,喘了口气。“我回去查看损坏的。如果我喜欢你带的食物,那你可能明天就不用走着去上班了。看起来马上就要下雨了——你不会想在雨里走路的。”

      爱德对他笑了笑,拨通了电话打给了警察局。“就知道我能靠得上你。那么今晚见。”

-------------------------

译者的bb:依旧没有等到授权x

尔果真是理想好男友,我他妈想嫁他(不

before的句式基本没有翻译出来,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翻

ID我也没有翻出来,完全不了解侦探的工作(sigh

注释一:原句是she’d be a hypocrite keeping him away from his work.这里意译了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

这篇豆子的时髦值报表好吗,精英工作狂什么的赛高,脑补了他打电话时候的腰(什么破脑补)

某无能前男友下一段出现,大家敬请期待(但是我坑了也可能)

默默求评论(x翻得这么垃圾好意思吗)其实我主要是为了安利这篇作品才翻的如果大家能够去看原作是再好不过了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