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ptin

我冷的cp真萌

【未授权/焰钢】I'm giving you a nightcall (1.1)

作者:clairedearing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6178/chapters/1708287

等级:M

cp:焰钢、尔温

注意:渣翻(狗屁不通错别字一堆),香巴拉同人(准确来说是百岁爱德ova同人),本篇的豆是原著豆的孙子,其他的角色也不是原著里的(虽然可以当做原著看)超级英雄设定,au,

Summary

       爱德华·艾尔利克(二世)总是不得不平衡他生活中的两面:一是正常的有血有肉的手,他是一个天才,从事着犯罪现场调查官的工作,并且支持着他的弟弟上大学。另一个却并不是有血肉的手,他还是红兜帽的义务警察“钢”,保护着圣特拉尔市免受罪犯以及坏蛋比如说“龙”的破坏。但是残缺的尸体开始出现,而他必须要应付疑似的前男友(正在负责追捕爱德的另一重身份),使公众不要发疯,阻止一个自己母亲曾经加入过的神秘组织……

Chapter 1

i’m giving you a nightcall to tell you howi feel,

夜间给你一个电话告诉你我的感受

i want to drive you through the night, downthe hills,

我想要带你去兜风,穿上越岭

i’m gonna tell you something you don’t wantto hear,

然后告诉你一些你不想听到的事情

i’m gonna show you where it’s dark, but haveno fear

然后带你到黑暗的地方,但是没什么可怕的

nightcall // kavinsky & lovefoxx

阿尔在第一中心银行职员换班的时候给他打了电话——这虽然不是他该做的,但是爱德华决定原谅了他。他的弟弟到今天为止已经维持了三天神经兮兮的状态,尽管他在巡逻时有着严格的“如果没有死人就不要打电话”政策,阿尔从来没有真正地把它尊为圣旨——但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频繁地给爱德华打电话。

爱德掀开他红色外套的兜帽并弯腰潜入了建筑,密切关注着现在没有防守的前门。他匿名给银行管理的缩小死角的警告显然起效了(考虑到在恩维事件他们欠了他一个情),但是保安似乎并没有太多注意这个。至少他已经生气了;尽管他知道得不多,但是银行已经成为交谈的话题而爱德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要是再来一场银行抢劫案的话他就疯了。当窗户后隐隐约约地看见其中一个保安重新到了一杯咖啡的时候,爱德拿出了手机,切掉了阿尔的专属铃声。他真应该把马窦娜的“处女一般”换掉但仿佛就是写的阿尔。

“阿尔,”他开始谴责(正如往常一样,这从来没有任何用处)然而阿尔在他还来不及吐出这口气的时候就打断了他。

“她准备和我共用一个卫生室,”阿尔方斯几乎要过呼吸了,至少因为惊慌失措而明显地出现了阿尔式快呼吸。爱德华翻了翻白眼,然后叹了口气,这是自从阿尔得出他们的公寓只有两间卧室的真理后的第八通电话了。一个浴室挤在爱德的房间里,有一个淋浴头,小的让爱德为自己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塞得进去而惊讶不已。另一个有着大浴缸和和淋浴头的浴室在玄关的后面。

“我们已经讨论过了,”爱德嘟囔道:“我告诉你我们就应该让她呆在我的房间里然后我睡客卧——”

“但是你的房间又小又黑,万一她翻开地板或者打开橱柜或者——她知道这些不代表她支持,哥,你明白的。”

“好吧,”爱德华回答,于是第八次把对话带向同一个点:“所以,她会住在客卧。阿尔你真以为温莉关心她是否会和你共用卫生间吗?况且你完全就是个洁癖,她根本不会抱怨什么。”

保安终于回到他们银行门口的岗位上,留下爱德华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他起身,伸了个懒腰,甩了甩空着的手,丝毫不在意寒意顺着手深入脊髓。如果天气持续升高那他将不得不使手臂穿得更暖和些(2)。现在应该接近夏天了,夜晚逐渐变得温暖,但依然不够快。爱德华在屋顶的墙后缩着身子,因为这在街道上肆虐的尖利的寒风而不住皱眉。

“你是这样想的吗?”阿尔问道,爱德华检查了他皮带上的警察扫描器,然后咧嘴笑了一下。顶上的红灯在闪烁着,尽管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因为有谁在城市中犯罪就感到高兴,他还是克制不住嘴角越发浓重的笑意。

“阿尔,我不是,行吧?无论如何,我得走了。好像有谁在45大街偷走了警车。”

阿尔恼怒地叹了口气,正如他对城市里的罪犯一样忿恨。“好吧,看起来很聪明。别忘了在中午之前回来,好吗?我不想在接温莉的时候迟到。”

“为什么?”爱德问,并且快速地判断了一下两个屋顶之间的差异。无所不往有着吸引力,但是必须等到你温莉明天来并且能够修好他的摩托车后。他猜他不得不处理一下。“你最后会告诉她你爱上她吗?”

阿尔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抽吸声,而且伴随着一声话筒中回荡这的“咔咔”声,手机一定掉在了地上,“哥,她是我们的表妹!”他震惊地说。爱德翻了个白眼。

“远房表妹;这根本不算——随便,我得走了。”

“好吧,好吧,”阿尔叹气:“我会把前门看着的,尽管你从来不走前门。玩的开心,哥哥。”

爱德华笑了一声,将红兜帽重新遮住了头发,小心翼翼地拉了一下让他几乎挡住了他的半个脸。只有在适当的光线下,人们才能透过它投下的影子看清他的大部分脸。面料是由一种有光泽的纤维制成的,可以让他的视线透过它。靴子系紧了——皮裤舒适地贴着他的皮肤(因为可能他要追所谓的警车)并最后检查了他的右臂,保证每一个附件都运行正常。要是他毁坏了祖父的机械铠温莉会杀了他的。

“你知道我会的。”他笑着,将手机塞进了口袋并跳下了屋顶。


评论

热度(17)